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黄益平 > 虚幻的白银财富

虚幻的白银财富

部分投资者津津乐道世界经济将重归金银本位,其实是白日做梦;而希冀白银提供长期、超额的回报,也只能是水中捞月

黄益平

从2010年1月初到今年4月底,白银价格从17美元/盎司上升到48美元/盎司,增长幅度超过180%。

被市场遗忘已久的白银,一时成为受到热捧的投资界新贵。从美国金融大鳄索罗斯,到中国胡同里的大妈,都希望通过投资白银抗击通货膨胀、积累巨大财富。然而,进入5月,白银价格过山车般地变化,让白银投资者惊心动魄。白银价格在5月的第一周内跌至34美元/盎司,下降近30%。

白银投资出乎意料地繁荣,宏观背景是全球金融危机爆发以来各国流动性泛滥,通货膨胀风险上升,尤其是美元贬值压力提高,投资者在走投无路之间再次发现了白银。

持有白银确实是抗击通胀的投资策略之一,但投资者必须真正了解市场走势和潜在风险。部分投资者津津乐道世界经济将重归金银本位,其实是白日做梦;而希冀白银提供长期、超额的回报,也只能是水中捞月。

对白银货币属性的记忆

支持投资者信心的一个重要因素,是对白银货币属性的记忆。自从进入以贵金属充当货币的年代,白银一直是其中最主要的货币之一。多数西方国家都曾实行金、银复本位制。

不过,自1868年巴黎国际货币会议之后,西方各国开始逐步放弃金、银复本位制,走向古典金本位。大部分国家在1900年之前完成了转型,对这些国家来说,此后白银便失去了货币属性,变成了一种普通的贵金属。

白银在东亚经济史上所发挥的作用更加突出,曾经有历史学家将东亚地区称作白银世界。白银也曾经是亚洲主要国家如中国、印度和日本的主要货币,在19世纪,上海、孟买和东京是世界上最为重要的白银交易中心。不过,在巴黎国际货币会议之后,日本和印度也转向了金本位制。

中国是惟一一个坚持执行银本位制的主要经济大国,而这一制度也给中国经济带来一些特殊的影响。从19世纪末到20世纪初,因为主要国家放弃了银本位,全球对白银的需求迅速减少,白银价格便开始稳定下降。

巴黎国际货币会议之前,白银价格一直稳定在1.293美元/盎司的水平,到1900年金本位转型完成时,价格已经下降到0.648美元/盎司。大量白银流入中国,使得国内流动性暴增,推动了金融活动的活跃以及长江三角洲一带的工业繁荣。

1929年全球大萧条爆发时,中国因为独特的货币制度,一开始并没有受到严重冲击。直到后来世界各国因为经济危机开始放弃金本位制,才导致中国货币相对升值,影响了经济发展。不过,给中国摇摇欲坠的银本位制给予最后致命一击的,是1933年美国制定的“白银收购法案”,令国际市场的白银价格从1932年的0.254美元/盎司回升到1935年的0.584美元/盎司。大量白银开始流出中国,给中国经济造成了重大打击。民国政府于1934年决定放弃银本位,建立法币制度。白银的货币属性从此成为历史。

当然,白银仍然是一种有价值的贵金属。除了广为周知的银首饰,白银因具有传热、导电和易于延压的特性而成为一种重要的工业金属。工业用途在目前全球对白银的总需求中占到55%以上。只有很少一部分在各国被用于铸造硬币,即使是这部分用途,主要也是基于白银本身的价值,而非普通的货币功能。

支持白银投资的信念之一,是总有一天我们会回归银本位,而白银最终将是短缺的。以贵金属比如黄金、白银作为货币,确实有纸币系统不可超越的优点,即货币信誉与市场纪律,央行基本上不可能超发货币。但问题也在这里,因为黄金、白银的供应无法跟上经济增长的步伐,最终很难逃脱通货紧缩的命运。这是世界经济在80多年前发生大萧条的一个主要原因,也是后来许多国家放弃金本位的理由,同时也是20世纪70年代初布雷顿森林体系崩溃的根源。

国际货币体系确实需要改革,但世界经济回归金、银本位的可能性几乎为零。即使未来真的有贵金属重新成为货币,也轮不到白银。白银不但数量比较少,而且价值相对比较低,不适合担任现代经济货币的角色。白银回归货币定位的想法,如果仅仅是在幻想小说中遐想一下,也无可非议。但如果以此来引导投资决策,那真的是异想天开了。

不是每个人都适合做投机

最近两年国际白银价格暴涨,所反映的主要是投资者对流动性全面泛滥的担忧,尤其是在美国,钱发了这么多,最终必然导致美元不值钱。

对于投资者来说,当务之急是投资保值、获利,全球大宗商品价格普遍上涨就是一个突出的结果。在中国,投资者不是还操作、投机大蒜、苹果和绿豆等产品么?其实白银就是国际投资者的大蒜和绿豆,他们并不关注投资的是什么产品,只要有升值空间就行。

现代资本市场的好处,是给投资者提供增加回报的机会,但与此俱来的是巨大的投资风险。价格上涨了,自然会吸引投资者,而投资者多了,就有可能形成泡沫,泡沫一旦形成,终归要破灭。这样的情形我们已经看到了很多,包括国内的股市和美国的楼市。

在市场价格如此剧烈的上下波动之中,有人获得了暴利,有人血本无归。现在回过头来看,赚钱的往往是了解市场、懂得退出的理性投资者,而赔钱的往往是不明就里、被人忽悠着扑进去的散户投资客。

这就引出了投资专家的职业道德问题。做投资顾问的第一条原则,是必须真正了解你的客户。道理很简单,每一个投资者对风险理解、承受的能力是不一样的。同样一个投资产品,适合一位投资者,但不一定适合另一位投资者。比如操作大蒜价格,如果投资者知道价格上升的原因和必然下降的规律,那么惟一需要做的首先是找到货源,然后是联系下家,最后是选择适当的时机出手。但如果投资专家忽悠一位胡同里的大妈去炒大蒜,就违反了其职业道德,投资损失在所难免。

我通常反对投资者听从专家的建议做投资决策。首先是因为大部分专家其实并不能准确地预测市场走势,如果他们手上真有一个水晶球,相信他们自己已经赚到了足够的钱,不需要再辛辛苦苦地做专家了。即使专家对大势的判断是准确的,市场却是瞬息万变的,需要投资者自己根据最新的信息做投资决策。

现在国内通胀上升,尤其是银行存款的实际利率为负,大家都感受到了货币购买力日益下降的压力,因此投资冲动非常强烈。应对通胀的最好办法是投资,但严酷的现实是并非每一个人都适合做投资尤其是做投机。

比如,持有银行存款的一位退休了的大爷,如果继续将钱留在银行,会有损失。但这位大爷是否应该将钱拿出来投机,完全取决于他对市场与风险的理解把握能力。不然,与其最后倾家荡产,还不如将钱留在银行。这听起来很残酷,但现实就是如此。

白银价格将在震荡之后回落

我并不反对投资白银。在通胀压力巨大的环境下持有一部分黄金、白银,确实可以起到保值的作用。但贵金属的特性是除了涨价再无其他收入,没有现金流。如果看过去两百年的黄金、白银价格,可以发现并不存在单向性升值的持续性趋势。

有的投资者喜欢以过去两个时点的价格之差,来说明白银投资回报的潜力,但那并不具有普遍性。如果投资者有余钱,而且能够随时跟踪市场,准确把握进出的时机,也许仍然有利可图。

但现在的客观事实是,白银价格已经远远偏离了供求的基本面。5月初白银价格下跌,是因为美国击毙拉登、纽约商品交易所三次提高保证金要求,以及欧元区债务风险再次提升。因此,有的投资者认为这些因素消除之后,价格仍然有反弹的空间。但支持上涨的动力是什么?流动性泛滥、通胀压力上升、美元没落和白银再次成为货币本位?

但是,这些因素都可能很快发生改变。全球央行已经开始退出宽松的货币政策,并将逐步开始收紧政策环境。而试图依靠工业需求来支撑当前的白银价格,则毫无可能。事实上,白银高价已经开始鼓励工业用户寻找、研发白银的替代品。

因此,国际银价可能在经过一个阶段的震荡之后显著回落,投资者需要密切关注。至于部分投资者认为只要手上有白银,就可以打赢国际金融大鳄,实在是天真得厉害。

国际投资者并不需要白银,白银只是一个普通的投资中介而已。况且一些金融巨头在5月初之前大捞一笔以后,已经离开这个市场。这个时候,如果投资者再试图通过积累大量的实物白银,来打一场新的世界金融战,将来大概只能看着客厅里一堆显著贬值的银砖发呆了。

作者为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教授,财新《新世纪》首席经济学家

推荐 17